《我死过,所以知道怎么活》

时间:2015/6/12 点击:374 发布:

【导读】2004年11月9日,还在香港警务处任职高级督察的钟灼辉到新西兰接受飞行训练,滑翔机脱钩装置失灵,导致他从150米高空急速坠下。被营救后的钟灼辉被诊断为严重骨折,右腿从脚踝以上需要被截肢,但他拒绝了,并在一个月内快速恢复到乘坐飞机的身体标准后回到香港,开始了艰难的复健之旅。一年后 ,原本被诊断为“永久性伤残”并颁发残疾证的他竟然恢复了健康,能跑能跳,还回到事发地点找回了一年前事故发生时戴的太阳镜。恢复健康后的钟灼辉毅然辞去优厚的工作,去港大读心理学博士,更深层次地探寻内心的力量,并在之后把自己的濒死经验写了出来,出版成书。本文是他的其中一本书《我死过,所以知道怎么活》的序言。

十一年前的今天,本来我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那天我在天上,开着滑翔机乘风飞向天空,天空蓝得很不真实,像把全世界的蓝色都集合起来一样。但做梦也没想到,我会在人生最高峰、最美好的时候从天上掉下来,我就只有十秒的时间跟这世界告别。原来人生是可以这么无声无息地结束的,你曾经所拥有的一切,包括辛苦得来的成果、所爱的家人朋友,都可以在一瞬间全部失去。那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世界有没有我的分别又在哪里?这可能才是死亡最可怕的地方。

在濒死的一刻,我并没有感到任何痛楚,也没有掉进恐怖黑暗的死后世界,原来那些都是吓唬小孩的传说。相反,我进入了一个神秘的异度空间,用身体以外的形式继续存在着,那是一个比现实环境更宁静、和谐的美好世界。但我必须选择到底要离开或是留下,回到原来的身体还是跟随光的方向走去。回看自己一生的得与失,我竟然连最后的去留决定也做不了,这时我才发现很多人活的时候像死了一样,到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没有真正活过,更不懂得活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可能因为我的智慧还没有打开,死神将我送回原来的身体,给我机会重新再活一次,就如所谓的轮回一样,没有学会的都必须重新再来。大难不死的我奇迹般地活了下来,脚患又奇迹般地康复,我的生命遇上了一次又一次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康复后我决定重回坠机现场,在倒下的地方重新出发,开始一段奇幻人生旅程。

我的人生好像被这场濒死意外分成两半,在我的三十一岁生日那天,我送给自己十根愿望火柴,许下重生后的十个梦想,通过追梦的过程认识真正的自己、寻找人生的答案。我不再视别人为我的竞争对手,不再跟时间比赛,也不再迷失于物质的虚幻世界。

坐轮椅的那段时间,我重新以老人的速度过生活,学习放慢生活节奏,学习以时间衡量生命中人、事、物的价值。我不再将生命浪费在没必要的物质上,不再盲目遵循既定的生活模式,拒绝别人任意剥夺我的生命时间。

我狠心来了一场人生的断、舍、离。我把真正需要的物品贴上卷标,不需要的东西竟比需要的多出好几倍,生活中真正用得着的物品,远比想象中少。原来我一直在浪费宝贵的人生,囤积没必要的东西,购买多余的废物,不但剥夺了个人的休息享乐空间,更赔上了整理的精神力气。

我妄想借着滑翔机的帮助,让双手长出翅膀,摆脱地心引力对自由的枷锁。最后,我成功飞越天际,震慑了大地,身体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解脱与释放。但是即使飞到天涯海角,我的内心依然牢牢被囚禁于狭小的胸膛里,悸动的心脏还是没有呼吸到半点自由的空气。原来,心灵自由完全不受地域所限,不受身体所绑。这比在天上飞翔时所感到的身体自由,更让人向往,这才是我所追求的真正自由。

其实,这些重大醒悟与转变都是来自我的濒死体验,有的改变在死亡当下瞬间发生,有的在死亡过程中播下种子,在康复过程中萌芽成长,再在追梦旅途中提炼完成。

我曾经问自己,如果每个大难不死的人,都是带着某些使命而重返人世,那我的使命是什么?也许我是世上少数的幸运儿,能拥有这种启迪心灵的死亡经历,但我真诚地相信你不必亲历濒死体验,也能从别人的生命故事里得到同样的觉醒与正面转变。

我很喜欢雨果的一段话:“出版一本书,就像在荒岛上向大海丢出一只求救瓶:随着天候潮汐,随着命运,瓶中的稿子会漂向何处,何时落到何人手里,我一无所知;正因为一无所知,所以充满希望。”我永远不知道,这个装了书稿的瓶子会漂流到何方,在何时、何地被何人捡到。不管捡到的人得到的是治疗的启发,或是单纯的支持与鼓励,只要有个人捡到了希望,这个世界便因我的经历而变得有些不一样。谢谢你,成为这个打开瓶中信的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