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恐惧:除了这些之外,你还有什么好怕的?

时间:2015/5/27 点击:273 发布:

你知道这种梦——梦境中你被追逐,但你就是跑不了那么快。事实上,你是否曾经回过身看看到底是什么在追你?

如果没有恐惧,危险就不会是危险。我们大多数人都会在生活中感到潜伏的恐惧,但是我们不能确切地说出来。它在我们身后盘旋,就像个鬼魂一样。我们害怕停下来检查,唯恐消耗自身。我深信你解决不了你不知道的事。实际上生存和发展中的关键部分,通过随恐惧而来的特有的刺激、兴奋和肾上腺素,正在界定和面对着你所害怕的东西。

你的恐惧具有你自己的独特性和唯一性(我不确定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你可能害怕的东西有上千种可能。我这里列举一些恐惧,这是我最常听年轻女性讨论的,会在本文下面的部分详细分析。你可能在这些恐惧中看到自己,其实是了解自己的局限、不适、成功、失败或拒绝——或者你的恐惧可能通过“如果”练习揭露出来。

“战胜幻影远比战胜现实更加困难”——弗吉尼亚·伍尔夫

对不适的恐惧

有一条来自芭芭拉·谢尔的引言,让我同时感到确信和不安。她说:“你是否愿意忍受必要的不适将会比其他任何事都能决定你的生活”。

作为一位致力于卓越、探索自身潜力的职业女性,你会经历几次不适的体验。恐惧使人紧张不安。成功需要假以时日。当然,看肥皂剧会比花额外的时间解决它或者进行体育锻炼更容易。

但是现实情况往往比你预期的努力要容易。自律通过实践会变得更容易,而且不可避免地,其中的不适远低于你所预期的。你可以消磨时日——甚至你的生命——害怕因创造成功而做低下工作。但你一旦开始,你就会因付出了努力而感到高兴。每次采取行动并度过了暂时的“不适”,你就是在建立信心和做出贡献。知道真得已经向自己保证达到目标,你就能站得更高。

对成功的恐惧

我曾经读过一本书关于成功恐惧限制我们实现梦想的能力,并很坦率地认为那就是瞎扯淡。关于成功有什么是不合适的?为什么我们会不想成功?

有一天当我最好的朋友让和我讨论下一步工作步骤时,我就忽然开始想到成功恐惧。在我们的生活旅途中,我们长久深厚的友谊都是建立在对彼此互相支持上。困难时我们互相鼓励,顺利时我们之间又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但是我们各自的事业分属不同的行业,已经开始进入成功的巅峰,我们之间友谊的动态发展也开始发生了改变。我们无条件地支持对方,但是同时又都有点害怕被彼此落下。

当我们害怕成功,那通常是由于对改变的潜在焦虑。现实的舒适程度和我们对达到目标的渴望程度差不多。我们担心整个生活都有可能发生改变,我们可能会某种程度地失去控制权。例如,你可能梦想着组建一个家庭,但是你害怕放弃自己的事业,对婚姻用力过猛或者迷失自己。或者可能,获得了那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电影角色,却意味着你必须离去,离开你的家庭,开始一个新的却可能很孤独的生活。

我们也有可能害怕为获得成功而将要付出的绝对努力。如果我们确实要达到顶峰,我们不得不更努力工作,获得更多的东西。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成功甚至比失败衍生出更多的恐惧和焦虑。但是了解我们围绕成功的恐惧是推开障碍的有力方式。生活充满挑战,走出自己的小天地吧。

对失败的恐惧

当你想到它的时候,面对失败我们通常会有两种恐惧:另他人失望和另自己失望。虽然这两种恐惧都可以那么真实有力,但请记住一点:失望和失败并不相同。失望是一种感觉——一种情绪——需要管理,并且最终会过去。而失败,本身而言,是一种学习的经历。

·令他人失望:

这是失败具有公众性的一面,却也主要是和自我相连:“人们会怎么想我?他们还会喜欢我吗?他们会认为我是个失败者吗?我不想让任何人失望。”

而事实是人们会原谅,更重要的是,他们会忘记。下次当你因害怕遭遇尴尬、怀疑、羞辱而不敢接受挑战时,简单记住这四点,这是永恒的现实。

每个人都是无限地和自己产生联系,而不是你。

每个人都会被暴露弱点的人所吸引——这会使人更真实。

没人会像你自己一样那么严酷地判断自己。

每个人都喜欢反败为胜的事迹。

·令自己失望:

归根结底,是怕另自己失望的恐惧阻止我们死在前进的道路上。我不知道是否太多的人走出去实际上是期待失败的,但是当它(不可避免地)发生时,从另一方面来说,学习、成长和力量会使整个过程都很值得。一个令你感到丢脸、尴尬的失败为你提供了最有价值的学习经验——它越痛,你记得越牢。

如果你已准备充分并且你已经尽了全力,失败不会伤到你的自尊。

你永远可以东山再起,变得更强,更聪明,更有力量。

对聚光灯的恐惧

有时候我们最大的恐惧会穿过纯粹的成功或失败。当我们把自己“放在那儿”接受挑战,我们会变得很脆弱。忽然间,所有的眼睛都直接聚集在身上,我们不得不回答那些尖锐的批评家和悠然的看客提出的问题。引领潮流,在人群中脱颖而出,把自己放在至高点——无论你想称呼它什么,破茧而出需要一种特殊的风险。

对其他人的恐惧

每个星期天上午我都打电话回家。我们家生活的地方几乎跨越了边境,而且由于距离加之我有悖传统的选择,他们的恐惧、担忧和焦虑都会以关心我的名义通过电话线清晰而响亮地传来。今天早上,我已经觉得有点害怕和不堪重负了。我最不需要的就是加剧我的恐惧。当我挂断电话,我想起了一堂课,很明显,我还得继续学习。

一堂课?有这样一些人,他们全身心地爱你、想要保护你。当他们向你表达恐惧,那一定是来自最柔软的地方。不管怎样,你需要让自己远离他们的恐惧。让你的家人和朋友明白你感谢他们的关心,但是当他们提醒你回到学校你就会无家可归、债台高筑时还是会让人有一点不安的。

面对挑战和风险,你拥有的恐惧足以应对,非常感谢!

文章转自心灵咖啡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