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泯灭的兽性——《人类动物园》

时间:2015/5/11 点击:281 发布:

我以前开玩笑说过,人分三类:禽兽,衣冠禽兽,禽兽不如。本性率真的人更多的展露禽兽本能;衣冠禽兽是大部分伪装混世的;越过禽兽都会遵循的自律规则的人只能说是禽兽不如。

人本是禽兽,人类的智力活动形成的文化部分让人超越了动物本能,而现今这种超越反而成了人类最大的冒险。把人类社会当作动物园研究,来看人类社会的规条十分有趣。

人为什么都要成功?为什么要工作?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女人要化妆?为什么会同性恋?为什么会有恋物癖?为什么会自杀?为什么会组织行业协会?为什么要建造城市?为什么会发动战争?这一切的答案都可以从人的动物属性上找到根源。

“现代生活的压力加重时,受到骚扰的都市人常常把这个熙熙攘攘的世界称为水泥丛林。描绘密集都市社群的生活模式时,这不失为色彩斑斓的一笔,但又是很不准确的一笔,凡是研究过丛林的人都会证实我的判断。

在正常情况下,在自然栖息地里,动物不会自残、自渎、攻击幼崽,不会患胃溃疡、恋物癖、肥胖病,也不会结同性恋的配偶,亦不会杀戮。毋庸赘言,在都市人的身上,这一切都发生了。那么,这似乎揭示了人类与其他动物的根本区别呢?乍一看正是这样的。但这样的现象有一定的欺骗性。在某些情况下,其他动物的确表现出这样的行为—当他们在不自然的情况下被囚禁起来、受到限制时,就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动物园笼中的动物表现出上述的一切反常的行为,我们对人身上这些反常现象都很熟悉。显然,都市不是水泥丛林,而是人类动物园。“

这本书做的比较不是都市人和野生动物的比较,而是都市人与圈养动物的比较。

书里的一些看法:

自我圈养。

“人有这样一个固定的生物属性:猝然进入超级部落里的都市混乱时,人心灵深处反而感到满意。这一属性是永远难于满足的好奇心、创造性和心智上的唯美倾向。都市的混乱场面似乎能加强这一品性。”

“你可能会认为,超级部落人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他可能更喜欢安静、平和、沉思默想的生活。当然,他的确是这样想的,但正如运动一样,虽然他总是想锻炼身体,但实际上很少运动。迁居郊区是他最极端的措施。在那里他能摆脱都市压力的一种假性部落氛围;但除了礼拜天上午之外,他又急急忙忙回到那紧张的都市氛围中。他可以迁走,但他会怀念那令人激动的环境、新狩猎人的激动心情,他思念都市的狩猎生活,他到最大、最佳的狩猎场去猎取最大的猎物。”

“圈养动物发现自己被关闭,孤苦伶仃,或者生活在反常而扭曲的社会群体里。在并排的铁笼里,它可能会看见或听见其他的动物,但不可能与他们接触。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人类都市生活的超级环境的运作与之相似。城市生活的孤单是众所周知的危害。在非人格的大群体中,人很容易失落。天然的家庭关系和个人的部落关系很容易被扭曲、粉碎或肢解。在村子里,邻居都是友人,最坏的情况可能是敌人,但没有陌生人。在城市里,许多人连邻居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种去个性化的机制有助于叛逆者和革新者;在小型的部落社群中,约束他们的内聚力要大的多。由于顺应和一致的需要,他们的菱角被磨平了。相反,在熙熙攘攘的城市里,社会隔离的悖论又给人类动物园里的许多人带来大量的压力和苦难。”

“我们认为,动物的幽闭恐惧症是不正常的,但轻微的、不容易辩认的幽闭恐惧症是一切都市人都患有的。人们半心半意的尝试矫正这一病症。于是,作为一种姿态,专辟的地块保留下来以提供一些开放的空间,被称为城市公园。

追求空间的都市人的另一个选择是到乡间去做短期漫游。每到周末,一辆接一辆的汽车下乡,又一辆接一辆的回城。他们游了,在梢大的家园漫游了;这样,他们的抗争继续下去了,这是反抗城市里不自然的狭小空间的抗争。相比而言,动物园里的动物处境糟多了,他们只能在铁笼里来回踱步。我们人类动物能做的不只是在起居室里来回踱步,我们心存感激。”

“如果动物的拥挤程度达到现代城市人口拥挤程度,它们正常的社会生活模式就必然要解体和崩溃。倘若有人愚蠢的向他建议尝试用人口拥挤的方式去安排猴子,食肉动物的生存空间,他们一定会感到震惊。然而,人却心甘情愿的这样安排自己的生活。”

滥交也有危机。

一直认同婚姻制度终将破产。因为社会关系的多边化趋势在二性关系上表现为感情的多P现象,固定婚姻似乎将不再适应这样的局面。而本书也说到人类性行为不同于其他动物性行为的特点是功能多样化,除了生育、结偶、生理需要,还有镇定、自偿、解闷、探索、地位展示、商业等功能,他称之为超级性行为。人类依然在发展自己后几项功能的性需要,明显非生育性性行为成为了主流。

“当超级性行为加剧且和我们的天性冲突时,我们将学会更家精明的游戏。毕竟,我们可以玩美食而不至于长胖或生病;相比而言,性游戏的诀窍就难于获得,社会上到处可见的是嫉妒的情绪、破碎的心、悲惨的家庭和父母不想抚养的子女,这就是超级性行为弊端的佐证。”

所以“广泛流行、免于风险的滥交现在是神话,永远是神话。滥交是地位展示性行为异想天开的迷思,并将永远是痴心妄想的迷思。从进化的观点上讲,强大的结偶欲望来自大大加重的为人父母的责任;无论将来取得多么伟大的技术进步,无论避孕技术是多么完美,这种结偶欲望会始终存在。”

但愿他是对的。

没有正常人的社会。

“没有文化的动物从来不会把争夺行为推向极端,极端行为是现代人生活条件下才可以看到的行为。”

“从上到下的重压是超级部落的必然特征,我们看到它造成了多么严重的伤害。仅仅几千年以前,人不过是淳朴的部落狩猎者;今天,用动物的标准来衡量,他在不正常的境遇中产生的行为也是不正常的。他过分模仿高位者,旁观暴力而感到兴奋,虐待动物、儿童和弱小者;杀戮行为,以及无路可走时的自残和自杀行为,诸如此类的行为都是不正常的。我们的超级部落人怠慢家人以便在社会阶梯上攀登,幸灾乐祸的欣赏书本和电影中的残暴行为。”

我们不是进化了的猴子,而是不再适应丛林的猴子,建造了城市自我圈养,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再适应地球了,就会搬到火星或者哪里,那时候我们就是太空猴了。

转载自豆瓣读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