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精彩的心理实验

时间:2009/5/17 点击:1844 发布:管理员

(1)“猴子先生”发现爱的本质

恒河猴超过90%的基因与人类相同,于是哈洛选择了它们作为研究对象,从此也被称为“猴子先生”。

哈洛观察到刚出生的小猴的一个现象:当他将刚出生的婴猴和母猴及其他猴子隔离开时,发现小猴用自己的小爪子紧紧地抓着绒布,如果把绒布拿走的话,小猴就会发脾气,这说明小猴对绒布产生了很强的依恋。在此之前,依恋则被认为是对获得营养物质的回报——爱母亲是因为爱她们的奶水,但哈洛对此提出了质疑。

爱源于接触

哈洛用铁丝做了一个胸前有可以提供奶水的装置的代母,然后又用绒布做了一个代母,前者是可以24小时提供奶水的母亲,后者是一个柔软、温暖的母亲。两个代母和一群婴猴被关在了笼子里。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婴猴就把对母亲的依恋转向了绒布代母,而只有在饥饿的时候,才去铁丝代母那里喝几口奶水,并且在喝完之后又回到绒布代母的怀抱。当时一些著名的儿科专家都曾建议应该定时给婴儿喂奶,并且不要溺爱婴儿,例如不要在睡觉前亲吻婴儿。但哈洛根据实验的结果则提倡,应该毫不犹豫地拥抱宝宝,因为,爱最重要的元素乃是接触带来的安慰感。

爱存在的原因

哈洛又让他的助手做一个逼真的猴面具,在面具完工之前,婴猴就已经爱上了无脸绒布代母。而当逼真的猴面具做好之后,这张脸却把小猴吓得连声惊叫,全身哆嗦。于是哈洛的实验说明了:人们见到的第一张脸常常是心中最可爱的脸。

他又设计各种“邪恶”的代母——会对着小猴发出怪声甚至伤害小猴,但无论是什么样的邪恶母亲都让小猴不愿离去。当哈洛发现绒布代母抚育大的猴子性格古怪,极其孤僻,甚至出现了孤独症时,哈洛又制作了一个摇摆的代母。摇摆代母哺育大的猴子基本上正常,可以和其他的猴子在一起玩耍。此后,接触、运动和玩耍被总结为爱存在的三个变量。

(2)打破“碗柜”理论,发现爱的本质

1.碗柜理论

当孩子在饥饿、寒冷、不舒服时,母亲给予关注,当这些条件得到强化时,孩子会对母亲产生依恋行为。

2.印刻

物种在年幼的时候会对第一次看到或者听到的动物体自动地产生“印刻”,而且很难被修改。如同婴儿对母亲或看护者的依恋。

3.依恋

婴儿与父母或其他主要看护人之间有亲密的、强烈的、持久的社会关系。通常婴儿会与那些与他有亲密接触的人形成依恋o

4.爱的本质

许多研究也发现母婴之间的肌肤接触对小婴儿的存活和发展有积极作用,这也是母婴之间建立亲密关系的重要因素。哈洛的发现改变了过去对于母婴之间关系的看法,曾有一位母亲在知晓哈洛关于爱的研究结果后说:“我知道自己做母亲的问题出在哪了,我就是那个‘铁丝妈妈’。”

(3)当小婴儿遭遇“视崖”

人类深度知觉能力是天生的吗,经验主义者认为这种能力是后天习得的,而吉布森和沃克则持有“先天论”的观点,他们相信深度知觉的能力是自动生成的。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他们发明了“视崖”装置,用来观测婴儿和小动物面对深度和高度刺激时,能否知觉这是悬崖并进行躲避。

视崖装置

视崖装置是一张特别的桌子,高1.2米,顶部盖着透明的厚玻璃。桌子由浅滩和深渊组成,浅滩是红白格图案组成的结实桌面,深渊同样的图案在桌面下面的地板,两者各占一半。浅滩和深渊的中间是一块宽0.3米的中间板。

测试步骤

参与测试的婴儿有36名,年龄在6—14个月之间,他们的母亲也需要参加实验。在实验过程中,婴儿全部被放在中间板上,母亲先后在视崖深浅两侧呼唤自己的孩子。实验结果是,只有9名婴儿拒绝离开中间板。当母亲从视崖的深渊一侧呼唤时,只有3名婴儿犹豫地爬到母亲身边,大部分婴儿都拒绝爬过深渊,他们爬向浅滩一侧,者大哭;当母亲在视崖的浅滩一侧呼唤时,多数婴儿都爬到了母亲身边。

实验结论

实验可以说明婴儿已经意识到视崖深度的存在,但是这并不能证明人类知觉深度的能力是天生的,因为婴儿深度知觉能力很可能习得于已有的6个月的生活。此后,又有研究者对2-5个月大的婴儿进行视崖实验,发现所有婴儿都出现心率变慢的特征,这是婴儿对此感兴趣而非感到恐惧的信号(心率加快)。这项实验表明2-5个月大婴儿并没有对深渊产生恐惧的心理,而婴儿对落差的躲避行为是在以后习得的,与吉布森和沃克的“先天论”相反。

社会参照

索兹等研究者对l岁的婴儿进行了视崖实验,深渊约为76厘米。此时,婴儿会对深渊进行检查。如果深渊一侧的母亲脸上露出高兴的表情,婴儿会爬过去;如果母亲露出害怕的表情,婴儿则拒绝爬过去;如果把深渊的落差变得很浅,婴儿则不受母亲表情的影响,直接爬过去。婴儿的这种通过非语言交流来改变行为的方式就是社会参照。

心理学家沙赫特观察和走访了那些曾一个人孤独生活了一段时间的人,发现他们的共同点是都曾感到孤独引起的恐惧感。由此,沙赫特产生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如果孤独会使人感到恐惧,那么人在恐惧的状况下是不是就会产生群体生活的倾向呢?

恐惧感的唤起

为了检验自己的假设,沙赫特设计了一项实验,并邀请了一些女大学生参与。女大学生被分为两组,两组被分别带进实验室并接受不同的实验指导语。这是一间周围布满各种电器设备的实验室,沙赫特身着白色的实验服,告诉女大学生自己是神经病学和精神病学博士,本次实验是研究有关电击作用的问题。

沙赫特想唤起第一组女大学生很强的恐惧感,就在实验现场用可怕的词语向她们描述电击后果,说这种电击会使人遭受伤害遭受到痛苦,但不会是永久的伤害。听完实验指导语后,第一组的女大学生认为自己将要接受一次十分可怕和痛苦的实验。沙赫特希望唤起第二组女大学生较弱的恐惧感,因此沙赫特在实验现场把电击的危害性说得很小,把电击的感觉描述为震颤和略微不舒服感,尽可能地使她们感到放松。

群集性倾向量示

接下来,沙赫特开始假装着调试设备,并突然告诉女大学生说,由于仪器需要调试,实验需要推迟十分钟,请她们在实验室外面等候。这时,沙赫特开始询问女大学生,是选择一个人在外面等,还是选择在隔壁房间和其他女大学生一起等待,或者无所谓。在女大学生选择完后,沙赫特又询问她们作出选择的动机是否强烈。实验的结果则表明,有高度恐惧感的女大学生比有低度恐惧感的女大学生更倾向于与他人在一起等待,由此可以证明,恐惧感是引起人群集性倾向的一个重要因素。

(4)出卖感觉的代价

感觉是人们认识客观世界的开始,如果没有感觉,人们将失去与世界的联系,无法感觉色彩的美丽和音乐的动听,失去与人交往的温暖和快乐。试问,多高的价格可以让你出卖自己的感觉?

感觉剥夺的小履

1954年,贝克斯顿、赫伦与斯科特首次进行了对人进行感觉剥夺的实验——隔绝人们与外界环境刺激的实验。他们选择的被试者是来自加拿大的一所大学的大学生,出卖感觉的价格是20美元一天。由于当时大学生打工的平均报酬是50美分每小时,所以大学生都十分愿意参加实验。同时,实验的程序也被描述得十分简单:被试者每天24小时要做的事就是躺在实验小屋的床上,时间尽可能长,被试者吃饭、上厕所的时间除外。在此过程中,被试者的感觉输入被严格地控制着。被试者需要戴上半透明可以透进散射光的塑料眼罩,但没有图形视觉;被试者需戴—L纸板做的套袖和棉手套,以限制触觉;空气调节器会发出单调的嗡嗡声,以限制他们的听觉。

感觉剥夺的影响

实验完全没有被试者之前想得那么轻松,他们不能集中注意力,思维活动好像十分跳跃,甚至到感觉剥夺实验停止后,这种糟糕的影响仍然在继续。更为意外的是,有一半的被试者报告说出现了各种幻觉。视幻觉是主要的,大多出现在感觉被剥夺的第三天,幻觉中有没有形状的光闪,出现于视野的边缘,比较简单;听幻觉有犬吠声、警钟声、打字声、警笛声和滴水声等;触幻觉有感到冰冷的钢块对前额和面颊的挤压感或者感到有人从身体下面把床垫抽走。

具体来说,感觉剥夺不会对简单和中等难度的作业,如词或数字的记忆产生影响;但对于复杂的问题,如需要高水平语言能力和推理能力的创造测验、单词联想测验等,复杂的思维过程或认知过程则会被干扰,这也是接受过感觉剥夺的被试者不如未接受者的测试成绩好的原因。但也有研究者认为感觉剥夺有助于对人们的行为进行修正,如对吸烟者强制戒烟的实验。

(5)天使在监狱里堕落成恶魔

每个人的性格不再对他的行为起决定性的作用,环境和他的角色却更有力地引导着他们的行为,一群正常人就这样失去理智,一个模拟的监狱竟然变得比真实的监狱还要糟糕……

斯坦福监狱实验

1971年,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和他的同事做过一个富有争议的“斯坦福监狱实验”。他们在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系办公大楼的地下室里建立了一个“监狱”,以15美元一天的价格雇用了24名学生来参加为期两周的实验。人格测试显示,这些学生情感稳定,身体健康,遵纪守法。研究者对这些学生随机进行了角色分配,一部分人为“看守”,另一部分人成了“罪犯”。在模拟实验刚刚开始时,扮演“看守”的学生和扮演“罪犯”的学生之间并没有多大差别。而且“看守”也没有受到如何做监狱看守员的专业训练,只是按照研究者所说的要“维持监狱法律和秩序”,不要把“罪犯”的胡言乱语当回事。为了让模拟监狱生活更为真实,“罪犯”像真正的监狱中的罪犯一样接受亲戚和朋友的探视。但“看守”每隔8小时就换班轮休,“罪犯”却只能在吃饭、锻炼、去厕所等必要的事情的时候稍有自由,大部分时间都待在牢房。

路西弗效应

没过多久,“罪犯”就承认了“看守”的权威地位。尤其在实验的第二天,当“看守”压制了“罪犯”的反抗情绪后,“罪犯”表现出更为消极的反应,无论“看守”吩咐什么,“罪犯”都完全服从。当“罪犯”尽力保持自己原来的身份时,“看守”会不断向他们强调自己才是上司,这使他们的努力收效甚微。同时,“看守”开始做出虐待“罪犯”的事情。此时,“罪犯”已开始相信,他们低人一等、现状无法改变。当“罪犯”出现反抗行为时,“看守”开始采取体罚等手段压制“罪犯”。“罪犯”开始承认”看守”的权威地位,有的犯人由于忍受不了,出现了情绪崩溃,但“看守”竟然认为他是装的,并不予理会,这导致“罪犯”更加疯狂。暴动、绝食、抗议、虐待的情况一天天多了起来,“罪犯”更加疯狂,”看守”的控制欲也越来越强。双方病态的反应导致实验只进行了一周就宣告结束。菲利普·津巴多得出了一些普遍的结论:性格没有人们想象的那般重要,善恶之间也并非不可逾越,环境的压力可以让好人犯下暴行。这种人的性格的变化被他称为“路西弗效应”:上帝最宠爱的天使路西弗堕落成了撒旦。

(6)拥挤引发的混乱

人类具有群集性,喜欢与人交往,但如果人们长期处于人口密度过大的环境,会怎么样呢,烦躁的情绪与高犯罪率是否与拥挤有关呢?

拥挤实验

卡尔霍恩用老鼠进行了一项拥挤实验。卡尔霍恩设计了一个3米×4.3米的实验空间,分为四个一样大的小间(A,B,C,D),每个小间里有足够的食物、水和供筑巢用的材料。四个小间之间有通道,老鼠可以从A到B再到C最后到D,但A和D之间不通。他将32只或56只老鼠放入实验空间里。通过几年的研究,卡尔霍恩知道,正常情况下,这种实验设置的每个小间只能容纳12只成年老鼠。当空间里的老鼠由于自由繁殖,数量达到80只时,雄鼠之间的争斗就发生了。由于A和D只有一个口,这两个小间里的一只老鼠,就了自己的地盘,并守住出入口。其他的雄鼠都被逐到B和C,于是这变得拥挤起来。

行为变异

相比于A和D中老鼠的平稳生活,B和C中的老鼠出现了一些病态、极端的行为。卡尔霍恩称之为“行为变异”,是动物聚集在高密度的空间里产生的行为和引发的结果。B和C中最强的雄鼠较为正常,但也表现出病态的行为,如发狂,攻击其雌鼠和幼鼠。与极端攻击行为相反,一些雄鼠表现出服从的姿态,它们完全不适应环境,似乎处于睡眠状态,对性活动也失去兴趣。也有对争夺地位从不感兴趣但性欲极强的老鼠,其中一部分甚至成为“食同类肉者”。当日和C中的雌鼠发情时,会被大群的雄鼠追逐,直到它们最终不能逃脱为止同时,善于筑巢的雌鼠丧失了一般的筑巢能力或倾向,以至于将幼直接降生在覆盖着木屑的地板上,造成了幼鼠的死亡和被遗,甚至被年鼠吃掉。B和C中幼鼠的死亡率约在80%—96%之间。

在这项实验的最后,几乎一半的雌鼠已经死亡。虽然卡尔霍恩没有把这些发现延伸到处于高密度环境的人群,但老鼠在高密度环境的行为变异对研究人类在面对类似问题时有很重要的意义,并引发了许多关注高密度居住环境对人的影响的研究。

[打印格式]
第 1 楼 xiao [2009/9/24 13:07:21]
爱的力量是无穷的。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