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命运只能靠自己

时间:2010-04-02 点击:628 发布:邱丽

关注第二届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评选活动

“改变命运只能靠自己!”

——记第三军医大学2005级烧伤专业博士研究生袁顺宗

袁顺宗,第三军医大学2005级烧伤专业博士研究生。在知情人眼里,他能走上大学课堂和手术台,堪称奇迹。

袁顺宗出生在四川武胜的一个小山村。3岁时,父亲因败血症离世。不久,没有多少文化的母亲被人贩子拐骗到了外地。他只能与年过花甲的爷爷相依为命。

5岁时,他进了当地村小读书。他没有袜子,只有一双胶鞋,每天放学回家后把鞋放在灶门旁烤干,第二天接着穿。有一次,胶鞋鞋尖被烤出两个洞。整个冬天,他都不得不穿着破胶鞋上课。6岁那年冬天,有一天在大学纷飞中来到学校,鞋里全是雪化出的水。他就穿着这双鞋在石凳上坐了一上午。

7岁时,母亲终于被解救回来。

他的家,除了到处漏雨的瓦片和少得不能再少的烂家具,就只剩墙壁了。每顿饭,都是一锅加了几粒米的红薯。但他的母亲坚决地让他坚持读书,发誓砸锅卖铁也一定要供他上学。

他家分得的土地大多在山顶,稻田在最远的山脚。挑一担粪上山,来回至少半个多小时。打下来的粮食,一份上缴国家粮库,一份食用,剩下的就由母亲挑到20里外的集市去卖,换来钱给他交学费。

有一年,收成不好,粮食不够交学费。母亲带着他到村里、乡里和银行,求人签字贷款10元钱,好让他去交学费,却到处遭遇蔑视与白眼。

“一定要努力!改变命运只能靠自己!”母亲总这样训诫他。

无论寒冬酷暑,他每天随母亲5时30分起床,借着母亲生火做饭的炉火背书。晚上,在一根竹管加墨水瓶自制的煤油灯下,母亲纳鞋底,他做作业。

长年劳作的母亲患上了心脏病,却无钱治疗。14岁时,他眼睁睁看着母亲的离去却束手无策。他只得再次与中风偏瘫5年的爷爷相依为命。从此,他一边干活儿养家糊口,一边继续学业。

他用借来的自行车驮着冰糕箱顶着烈日叫卖。一支冰糕挣两分钱。比同龄人矮一头的他,必须每天卖出500支,才能在一个月内挣够一学期的高中学费。“只要一息尚存,我将永不言弃”。他比太阳更早在街头和乡村出现,玩命蹬车,高声叫卖。

17岁时,他考入了大学。两年后,爷爷永远地离开了他。

因为听说三医大是军校,读书不花钱,他高考志愿填报了三医大。高考分数公布后,在军检时间结束前一天,只因街上偶遇的远房堂姐资助了100元,他才在南充得以完成军检。

进了大学,他把自己浸润着泪水和汗水的经历埋在心底,很少对人述说。

每当察觉自己懈怠时,他会仔细回味那些历史,“还有什么更大的磨难呢?还有什么不能坚持的呢?”激励自己在寂寞、漫长、清贫的科研道路上勉力前行——同时还要拒绝学术浮躁、急功近利和弄虚作假的诱惑,

在三医大,他先后参了军,入了党。不断的刻苦努力中,他的学习成绩从排名100多位进步到了前10名。大学毕业分配到北京军事医学科学院附属解放军307医院工作后,他又考取了母校研究生,师从著名学者吴军教授,主攻方向是寻找创伤愈合中新的分子机制。

从2003年开展研究工作至今,他在《中华烧伤杂志》等学术刊物上发表了多篇论文,并协助导师指导两名博士、5名硕士研究生开展课题研究工作。他领衔的研究小组先后获得两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一项省部级自然科学基金资助。其研究内容的创新性成果,获得国内国际同行的高度评价。

两年前,他深夜路遇一起车祸,立即包车将伤势最重的伤者送到医院抢救,又现场处理了伤势较轻的撞人司机。媒体的报道使他开始为公众熟知。他的坎坷经历和无私爱心,感动了校园内外,先后获“十佳博士”、“感动三医大十佳青年”等荣誉,更获得了知晓他经历的各界人士的尊敬。

“他就像一面镜子。对照一下,很多人都该羞愧!”他的一名同学说,在许多不辨菽麦的青少年热衷于穿戴名牌,攀比接自己回家的车的档次时,他们更应该想想,自己将来能不能取得袁顺宗般的成绩?

“我不认为我取得了什么成功。曾经的贫穷也没什么可炫耀的。对于那些还在校园的学生来说,家里的财富同样也没什么好炫耀的。这些都不是自卑或自傲的理由。”袁顺宗说,“那些家境困难的朋友,千万不要因此把自己封闭起来,而应抛开一切杂念,专心做自己该做的事。别在乎别人的评价和伤害!用自己的言行去证明自己!虽然物质上一时会比别人差很多,但在精神和行动上,要永远是强者!要始终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回报在苦难时候曾帮助过自己的人,去回报我们的社会和国家。记住:一定要努力!改变命运只能靠自己!”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