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有梦的高职生

作者:高桦 时间:2020/9/4 点击:106

读高职之前大家都对未来做过无数的幻想和假设。但高职其实不是一个造梦的地方,且常常是碎梦的地方。在没有到高职之前,高职毕业生们梦碎的声音总是不能够阻止一届届的高中毕业生们对高职做梦般的向往。

正是这种向往,给他们在高中这么挣扎这么拼命的理由。如果他们知道,考了多少可以不重要、去哪里读不重要、读了什么不重要,关键是这些之后你能成为什么才重要时,会不会觉得所有的努力都很茫然? 进入《求学》或许不是事业上多飞黄腾达的转机,但却一定是促使我对人生从哪里开始努力还不算迟的刺激。我们差点忘记了总还有机会改变什么的态度,直到再重复地看到100天倒计时的孩子仍然愿意相信奇迹每天都在奋斗中发生。 我们如果自己都不相信的事,怎么能够把它们堂而皇之的传递给这些孩子呢?我们或许可以麻木的把它当做一个善意的谎言来重复。但是,你自己其实可以得到更多,你可以向这些充满希望的孩子索取他们青春的力量。毕竟,我们常常挂在嘴边的“老了”,其实也只有24岁。要知道医疗条件和生存环境的提高让一般人没那么容易夭折,常常要寻求富士康等集体的力量或安眠药等药物力量去结束生命。所以如果我们平均能够活到75岁的话,24岁只是1/3的时间,更可怕的不是只剩下2/3,而是还有2/3。 如果我们从现在就开始进入缓冲阶段,任凭万有引力结束我们向上冲刺的加速度,那么在加速度为零之后,等待我们的可能是一个比预计还快得多的自由落体。如果你活不了这么长还应该庆幸,一旦你活的时间长过这个自由落体,你要目睹的就是一个生活理想落地、粉碎的全过程。世上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此了吧。 进入高职之后的梦碎过程也与此不尽相同。首先是我们被一次比一次低的模拟考试成绩确定了高职的层次,然后我们就可以义无反顾的把自己以前树立的科学家、物理学家、天文学家,公司CEO、蛋疼网创始人,联合国秘书长、外交部发言人、xx市市长等等的身份猜测彻底忘个精光。然后安然地把考上公务员作为未来稳定人生的最大向往。 我们常被告知,要实现一个目标,需要订立一个比这个高得多的目标,然后可以像物理用力的原理解释跳跃过程一样,腿部力量对地面施加一个力,然后地面给我们一个反作用力,然后我们被反作用力推起,获得一个加速度,于是我们离开了地面,我们跳起来了。现在的目标不是扶摇可接,常常是摇手可至,我们的腿忘记了怎么出力,以至于我们渐渐的,永远不能离开地面了,于是我们更安慰自己说,我们成熟了,我们现实了,我们脚踏实地了。 促使我发这份感言的导火索有两个。第一个是高考,第二个是高职毕业一周年。 作为一个接近新鲜的高职毕业生,正好面对着这么多的准高职生,心情不亚于摔断腿的人看着自己腿还完好时候的照片。没错,我也是想着,如果时间可以倒退,我知道我是怎么摔断的,我一定好好的在这个范围内保护好我的腿,这些腿,现在是未来的你们。 不管是考上了清华还是衣角被挂在三本房檐上摇摇欲坠的孩子,都又回到了起点。当然这个起点可能有人就是在地上几层了,有的摔到了地下室。而摔在地下室的,永远不要仅以爬回地面为目标,你们的高职,不能以拿到毕业证为目的,高职的四年,不能成为你们高考后伤心的疗养院或是放纵的游乐场。 再回想一下梦开始的端头,回想一下想变成科学家的年少理想,永远不要忘记还需要前进,需要改变。前人走出路的,摸爬滚打也要跟上;前人没走出路的,流血掉肉也要踩出一条新路来。 当然,我的腿也会再次被打上石膏,好好接上。我也会更加珍惜腿,更好的利用腿。

[打印格式]
发表评论
昵称:
内容:
  (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